背后注意(男MASTER X 齐格飞)

在某人的指使下,我把灵魂卖掉了...


背后注意


那是个平静的夜晚,就像是平常一样。现在他们必须露宿荒野,因为之前的那条路拖延了一点时间,所以直到现在他们都没法找到一个可以供人休息的旅店。这感觉有些艰苦,但是对现在的他们来说也几乎都是习惯。更别提自从某个红色英灵的加入后,他们的行动比起行军来说,更像是露营一些。少年魔术师默默地看著一切,在这片空地上有著许多的英灵,这在过去是他完全不敢想像的场景。


「什么那是龙么?难道不是龟?!」一个挺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,少年魔术师往那边看了一眼,默默的在心中给这个剑之英灵点了个赞。他完全赞同以及理解这个英

废墟 士弓 上

对不起大家我之前是卡文了.......

突发肉....灵感来自 这是我的战争


废墟


一直到把那家伙推倒在那简陋的床上前,卫宫士郎并没有认为这种可以说是存在于梦境之中的事情,会真实的发生。不,其实这一切的事情感觉起来都不像是真的一样。某种方面来说,也许这一切打从一开始就是一场梦境。然而如果是梦境,这也未免太真实了些。但是如果说是真实的话,为什么他能够推倒那家伙也是一件有点奇怪的事情。


「小鬼你……」红色的英灵像是想要说什么,但是非常难得的他什么也没有说。他只是「啧」了一声,直接拉著那个少年压了上来。少年的手脚都非常冰冷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...

猫主犬仆的圣杯解体战争 03~06

  1. 改变以及未曾改变的


**


穿着红色西装的女人拉着简单的行李刚抵达了冬木机场。她从飞机上下来,走在这和其他西方国家没有什么不同的现代建筑之中。在过了海关之后,红色的眼睛四处打量着前来接机的人们。而没有多久,她就在人群里面看见了一个高大的身影。


巴洁特并不会知道自己在看见那个高大的,穿着神职人员服装,胸口挂着十字项链的男人时,表情是多么的开心。女人一直以为自己保持着冷静,最多只是稍微加快了速度而已的前进。


「好久不见了,言峰神父。」


「是啊,好久不见了。」那高大的神父点了点头,然后眼睛看了看在她身边...

猫主犬仆的圣杯解体战争 00~02

补档

奇怪为什么我会一直觉得我已经传了呢......


00.圣遗物与英灵召唤


在阿奇波卢尔德家族地下的召唤阵前,少女魔术师如同当年自己兄长一样的念出了召唤咒语召唤英灵。透过体内的魔术回路,庞大的魔力在她体内涌动。魔力形成的波动在没有窗户的地下室里面掀起了旋风,吹的她礼装与头发飘荡。


她青色眼睛看着放在祭坛上面,那些不管是在数量以及质量都蛮夸张的圣遗物。年轻的阿奇波卢尔德家少女魔术师,努力按照兄长所说,在脑内勾勒出目标的形象。


在圣杯战争之中,Servant的召唤是相当重要的一环。这不只是代表着取得Master的身分,也是看着所召唤出...

Year Walk(士弓)07

07.


艾米亚完全不知道那小鬼是怎么回事,黏黏糊糊的简直就跟之前判若两人。他的内心里面闪过了一种怪异的感觉,虽说早在第五次圣杯战争相遇之后他就明白,这个小鬼绝对不可能走上跟自己一样的道路。打个比方来说,一个已经被剧透过了的游戏,就算初次玩也跟真正的初见杀有所不同。再说了,这小鬼身边有远坂凛的存在,这是当初的自己所没有的。所以,再次见到的时候,他其实已经有所预料这小鬼会和之前有点不同。但是……


『这也太不同了吧。』英灵完全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,差距太大的让他有点难以反应过来。但是现在可不是在意这样事情的时候,重点必须是在那古老的仪式上。作为英灵,...

人体练习用资源

让我马克一下~

15seconds:

最近都在练人体把资源跟大家共享下~

肌肉解剖模型
http://www.gkys.org/_ppt/muscle/j_p.htm
https://www.anatomy4sculptors.com/
应该挺有名的人体扒皮pose
http://www.posemaniacs.com/
http://www.posemaniacs.com/tools/handviewer/
http://www.scott-eaton.com/category/bodies-in-motion#_=_
http://artists.pixelovely.com

http://www...

Year Walk (士弓)06

我觉得我的士郎......写著写著他有点黑了(掩面)


06.


如果这是一个浪漫小说,那么卫宫士郎会希望这条小路永远不要走下去。他可以走上前握住那个人的手,然后低声说著我们永远不会分离。但是不管以实际或是理智来说,这一切都是空谈。至少,如果他真的上前去握住那个人的手,然后说出我们不会分离之类的台词。那个人……应该会毫不留情地开嘲讽吧,直接说小鬼你的脑袋果然已经彻底坏掉了。


原本,存在他们之间的就不是什么浪漫的粉色泡泡,而是铁与鲜血。这话说的好像是与当年德国宰相俾斯麦说的铁血政策相关,不过这当然不是这么回事。剑是他们的本质,是自从被放入了某种东西以后开始产...

Year Walk(士弓)05

05.


「Archer?」

「不要过来,小鬼。」


如果有人在这里,想必会对眼前看到的景象觉得诧异。树林里面一个身穿红色与黑色怪异服装的男人走在前面,而后面穿著羽绒大衣的少年。男人的步伐有些大,交替的步骤也快。这让后面的少年追的有些辛苦,而不论对方怎么喊那个男人就是不肯放慢脚步。


男人嘴上说著不要过来,却没有真正丢下对方。如果按照他的实力的话,只消三两下,不,只要一下那个少年就肯定找不到他的踪迹。卫宫士郎很清楚这点,所以就算跟在英灵的后面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。


『就跟远坂说的一样。』微妙地,在少年脑海里面出现了一些略微古怪的...

Year Walk(士弓)04

04.


「Archer,说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?」因为抱的过久,少年在被英灵拉开之后又被毫不留情地打了一拳。他摸摸自己的脑袋,觉得那里肯定有著包了。


「不知道,作为守护者的我可没有那种能够自由选择去哪的权力。」英灵耸耸肩,就好像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一样。卫宫士郎很清楚对方所说的不是真的,如果是以守护者职阶降世的话,不应该是什么都不知道。更别提……「倒是小鬼你,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?是迷路了么?哎呀哎呀,能够迷路到雪地里面还什么都没带,也是一种本事。」


少年在心底叹息,对于英灵过分熟悉的他很清楚,对方如果是真不知道的话说话不是这样的。这与其说是什么都不知道,不如说是不想说而已。...

1 2 3 4 5 6 7 8 9 10